关于我们

追韩风成事业·舞蹈模仿有出路

Kingsman于其中一场总决赛的表演。(受访者提供)

报道:本刊 郭慧筠     摄影:本报 苏思旗(部分照片:受访者提供)
 
韩流来袭势不可挡,不只在亚洲地区掀起千层浪,就连欧美国家也深陷韩国偶像团体的魅力当中,在世界各地引起追捧热潮。韩国流行音乐(KPOP)团体的其中之一特色就是唱跳风格,每当有新歌曲面市,年轻一代便开始争相模仿偶像团体整齐一致的舞步,也因此延伸出舞蹈模仿团体(dance cover group)的诞生。
 
Iylia Anis的舞台初体验发生于4岁时候,当时的表演经历令她发现原来跳舞非常有趣,还产生了想一直在舞台上表演的念头。
 
为了踏上舞台,她从11岁起担任马来传统舞的舞蹈员,而且曾经在苏丹和首相面前表演。中学毕业后,她才接触嘻哈舞、锁舞、机械舞等,并创立名为Kueendom的团体。
 
然而,这对她来说有趣的领域,在父母眼中却是无法发展成事业的兴趣,因此她只好一边修读商业文凭,一边把跳舞当作嗜好来经营。就算后来到美国深造,她依旧持续跳舞,还在当地当舞蹈老师授课。
 
完成学业归国后,她开始接受表演邀约,慢慢地工作量越来越多,几乎每星期都有一场演出,于是她把跳舞当成了事业发展。基于看见她忙于工作,还出现在电视节目上,父母从一开始的反对转为接受,并支持她的选择。
 
至于何家辉从中学起就热爱KPOP和跳舞,并加入舞团参加各种小型舞蹈比赛,“我喜欢站在舞台上的感觉,每当在舞台上表演,我不再是现实生活中的自己,变得更有自信。”
 
升上大学后,他原本的团队解散,就加入了姐姐的舞团,再后来Iylia欲成立男团,他因此成为Kingsman的一分子,至今已接近3年。他并无上过任何正式的舞蹈课程,技能的累积和经验主要源自于团队训练及比赛。
 
同样的他投入舞蹈初期,父母并不赞成,直到他在比赛上取得亮眼成绩,代表我国到韩国参赛,加上团队定时上传舞蹈模仿影片到网络平台,逐渐建立起知名度,父母看见发展前景,才接受他的决定。
 
Iylia(右起)和何家辉都喜欢站在舞台上表演的感觉。
 
Iylia:到韩国参赛遇考试
Iylia和何家辉曾参与不少舞蹈赛事,两组团队还分别于2015及2017年,代表马来西亚到韩国参加KPOP世界庆典,对他们来说是一次难得的经历。
 
“KPOP世界庆典是一年一度的国际盛典,就算已在本身国家脱颖而出,并不代表就能到韩国参赛,还要与来自七十多个国家的冠军争夺到韩国的机会,而且会有当红的韩国偶像团体出席演出。”
 
其实参与KPOP世界庆典那一年,Iylia曾一度想过放弃,“当时我到韩国参赛,刚好碰上期终考试,我需要一边准备比赛,一边复习课业,心理素质不够良好。后来朋友不断鼓励我说,这是难得的机会,放弃的话将来必定后悔,于是我坚持了下来。”
 
尽管拥有丰富的舞台经验,但每一次比赛他们仍感到紧张和压力,通常会耗上一个月做准备,而像KPOP世界庆典的大型赛事,他们还用了接近半年时间训练,以尽自己努力做到最好。
 
何家辉:用比赛测试实力
“当表演久了,有时候会想知道我们的实力到哪里,比赛就是一个很好的测试管道,而当中最大的挑战是基于我们是有经验的团体,每次上台都期待比上次做得更好,所以肯定会一次比一次来得压力。”
 
何家辉还记得8年前参赛时,参加KPOP舞蹈比赛的团体屈指可数,来来去去都是同样的人,但现在每一场比赛都至少有25至40支团体,要花上一整天来完成赛事,而且有很多年轻人跃跃欲试,已成为当今一大流行趋势。就连Iylia学生的年纪也越来越年轻,甚至有4至6岁的小朋友,“他们并不是真的要训练成为舞蹈员,更多时候是当作玩乐,因喜欢韩国偶像团体,想学习跳舞,所以妈妈就打电话来要求教课。”
 
他们说,KPOP舞蹈比赛的特色就是要模仿偶像团体,除了舞蹈,还包括化妆、服装、造型等,尽量复制到一模一样,跟其他要表现个人特色的舞蹈有所差别。
 
“不少人认为我们只是复制,没什么困难,但其实要模仿到一模一样并不容易,我们背后付出很长时间的努力,加上很多时候无法在商场里找到相关服装,还要自己缝制。”
 
一路走来,他们身体也曾受过不少的伤,“舞蹈员跟运动员一样,都是大量在使用身体,所以受伤在所难免,只能小心照料。好像我现在年纪渐长,跳舞前要更认真进行伸展运动来热身,回家后还要冰敷,不过有时候意外无可避免。”
 
 
Kingsman代表马来西亚到韩国参加KPOP世界庆典前,拍照留念。(受访者提供)
 
随着社交媒体蓬勃发展,为了增加曝光率,Kueendom及Kingsman亦有拍摄舞蹈影片,上载到网络平台供大众观赏。他们一般选择本身喜欢的歌曲来模仿,当然也有时下流行的歌曲。
 
“传唱度高的歌曲的确容易收获点击率,每当有新歌曲推出,我们都会尽快拍摄影片上传,定时生产新作品,以保持追踪者兴趣,同时会上传照片、前导片等,好让社交网站时刻维持活跃状态。”
 
初时他们也曾饱受评批,甚至被人身攻击,像长得不够漂亮、身材不够苗条等,就算已取得一些成绩,还是有人觉得他们在浪费时间。
 
“国外的KPOP舞蹈模仿团体有属于自己的粉丝团,比赛时还会当他们如偶像般给予支持,但在本地人们却倾向于把我们看作舞蹈员。不过如今情况大有改善,有越来越多粉丝期待看见我们的新作品,推动着我们前进。”
 
询及是否视舞蹈为终身事业时,Iylia坦言并无法永远跳舞,因终有一天身体肯定有所局限。然而,与其想着即将结束跳舞生涯,不如在正式停止前,思考还能多做些什么,以免空留遗憾。
 
目前她正接受歌唱训练,寻找着职业生涯的下一个阶段,也许接下来会往歌唱领域发展,“只要还能表演,不管是歌手、演员或其他身分,对我来说都不成问题。”
 
她说,团队成立至今已有9年,要是她没有努力坚持,早已解散。虽然她无法预料团队还能维持多久,但只要还有人想加入,团队都会继续下去,就算她到了跳舞的年龄上限,也会交给下一代成员接手。
 
Kueendom于2015年参加KPOP世界庆典时,在韩国拍下的团体照。(受访者提供)
 
热爱跳舞无碍课业
至于何家辉还未认真想过跳舞生涯能持续多久,不过因舞蹈缘故,他在社交平台累积了不少追踪人数,也因此迎来其他工作机会,像他已担任某音乐应用程式的KPOP Live DJ长达一年,所以未来或许可以继续经营社交平台。
 
除了从事舞蹈工作,其实他还是学生,正在攻读硕士学位,“不少人认为跳舞的人学业肯定不好,为了证明他们的想法错误,我在马来亚大学修读学士文凭时很努力读书,还以一级荣誉学位毕业,即便当时仍有参与不少舞蹈比赛。”
 
他发现他的社交平台追踪者中,大部分都是热爱跳舞的中学生,却遭父母以不能兼顾课业为由阻止,因此他借由实际行动说明,同时兼顾跳舞和学业并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 
投入舞蹈领域路上,他从未有那么一刻出现放弃念头,反而相当享受其中过程,“遇见难题并不表示就要放弃,加上我喜欢证明别人想法错误,当他们质疑我不行,我就偏要做到为止,让我这些年来保持前进。”
 
他们鼓励对KPOP感兴趣的年轻人应勇于尝试,不尝试将永远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,而且至少不会给人生徒留遗憾。
 
“我们的团队之所以能维持这么久,就是因为我们热爱跳舞,只要对舞蹈有热情,就不必理会他人说法,尽管投入进去!别让热情消退,变成终点。”

资讯链接

Copyright © 2019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(98702-V). All rights reserved.
◆版权所有◆不得转载

联络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