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们

创意教学·热血老师翻转教育

报道:本刊 梁慧颖  摄影:本报 黄玲玲、教学活动照片由受访者提供
 
大家是否还记得,3年前有位老师将教室布置成命案现场,让学生一边查案一边学英文的报道吗?当时许多人看过报道后都很羡慕那群学生,羡慕他们有位这么有趣的老师。
 
如今,这位老师已经不在教学的第一线,但是他依然从事着跟教育有关的工作,只是换个位置继续他对教育的理想。
 
你听过“杰利蝾螈”吗?这个很多大人都搞不懂的政治术语,杨升睿却在中学一年级的公民课上,透过游戏让学生了解“杰利蝾螈”这个概念。
 
杨升睿在班上除了常教课本没教的知识之外,综观马来西亚教育界,应该没几个老师像他那样形象百变。在他两年的执教生涯里,他扮演过钢铁人、侦探、小丑、魔药师等多种角色,一次又一次带给学生惊喜。
 
3年前,他在网上分享他的创意教学活动,惊艳了许多人,大家才知道我国原来不乏这种有创意和有干劲的老师。但事实上这么一位热血的老师,在大学毕业以前并没想过要当老师。
 
杨升睿常跟学生打成一片。他说:“作为老师,你不仅仅是学生的老师,你也是他们的家长、辅导老师、哥哥和姐姐——一个可能会改变他们人生的人,所以不要低估自己的影响力。”
 
要好玩也要有内容
跟大多数老师不太一样的是,杨升睿并非从师范体系和教育系出身。大学时他在马大念经济系,经济系才是他的第一志愿,但是在银行实习后有了转换跑道的想法。
 
2014年大学毕业那年,他在就业展上遇到“Teach For Malaysia”(为马来西亚而教)这个非营利组织。虽然他之前就听说过这组织,但是总觉得自己不够伟大,不是这组织想要找的人。直到真正接触和了解这组织的宗旨之后,他才改变主意。
 
当年,透过Teach For Malaysia这个管道,他在接受两个月的培训后,便被教育部派遣到砂拉越美里埔奕中学执教。这所中学的学生以原住民占绝大多数,他在那里的两年主要教中一和中二学生英文和公民课,同时兼任纪律老师。
 
教书的第一年,他形容自己“比较低调”,因为毕竟是新人,需要时间学习怎么当一个老师。到了第二年渐渐上手之后,他才开始那些钢铁人、查案、环游世界等等的创意教学活动。
 
每一次的角色扮演,服装道具他都是样样自己来,准备过程非常耗时。但他把这当作一种圆梦,“因为以前自己念书时,有时会觉得上课很无聊,所以常心想如果我是老师,我会做什么有趣的事来吸引大家学习。”
 
杨升睿用心准备每一次的创意教学活动,服装道具样样都是自己来。
 
他的那些创意教学活动,外人看来确实很炫很有趣,但如果仅仅有趣却内容空洞,那不是他的本意。他说,如果要二选一:一个是上课无聊但学到东西,另一个是上课好玩却内容贫乏,他宁可选择无聊但学有所获的上课方式,因为意义毕竟大于形式。
 
每一次,他都很用心准备教案,但其实不是每一次都受用,成功背后有不少挫败的例子。而且同一个教案,A班觉得好玩有趣,但是B班可能不这么认为。他表示,这牵涉班级经营与管理,不同班级会有不同状况,没有一种方式十拿九稳。
 
像他这么热情的老师,其实也有很无力的时候。“教书就是这样,充满起起落落……譬如,有学生你很用心教了他3个月,他却跟你说:‘老师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也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卖力’,你听了会觉得很无助。可是,当有顽皮学生走过来跟你握手道歉,你又瞬间能量满载。”
 
在他看来,教书可以是很简单的工作,也可以是很艰苦的工作。如果老师只管教书,对其他事不闻不问,那么这份工作很简单。但老师如果掏心对待学生,甚至下班后也愿意为学生付出时间,那么这份工作便很艰苦。“简单或艰苦,端看老师愿意付出多少。”
 
Teach For Malaysia是一个致力于解决教育不平等问题的非营利组织,杨升睿当年加入这组织当上老师,如今从第一线退了下来,帮组织招募人才。
 
换个位置,改善教育不平等
这次接受访问,杨升睿已经不在学校教书,但言谈举止依稀是当年那位热血老师。从教育现场第一线退下来,不是因为他对教育感到失望,而是他希望用另一种方式去改善教育的根本问题。
 
Teach For Malaysia相信,孩子的教育成就与他的社会经济条件高度相关;社经条件弱势的孩子,相较于同龄环境较优势的孩子,学习表现较落后。因此,这组织招募跨领域人才,到有需求的地方担任老师,用两年时间在第一线耕耘学习。两年之后,参与者可以根据志向留在教育界或往其他领域发展,透过体制内外和跨领域的努力,共同改善教育不平等的问题。
 
目前,杨升睿负责为Teach For Malaysia招募人才。他说:“如果我能够影响100个学生,那要是我找到10个像我这样的人,情况又会怎样呢?”
 
杨升睿创意教案分享
1.活动:侦查命案
杨升睿在两年的教师生涯里曾有多次创意教学,最为人熟知的要数这个活动。当时距离年终考试还有几个星期时间,杨升睿将教室布置成命案现场,地上有一个由白袍、假发、牛仔裤和手套拼凑而成的“尸体”,尸体周围拉起了封锁线,并放置了一些关于命案的线索,还有11个嫌疑犯的供词。
 
杨升睿化身为侦探社社长,班上的中一学生则是菜鸟侦探,彼此之间只能用英语沟通。学生看似在推敲案情,实则那是一种阅读理解练习,训练学生的解题技巧。杨升睿把长文拆解成各种线索,目的是要让学生知道,理解长文其实并不难。杨升睿另外还制作了一把模型刀供学生摆拍。他说:“相信我,对学生来说,自拍和照相永远是最好的奖励。”
 
 
 2.活动:戏剧
杨升睿的中一学生那阵子刚好在读《亚瑟王》,他为了让学生对这个作品有更深刻了解,于是把故事拆解成6幕,及把学生分成6组,每组学生各演出一幕。
 
根据杨升睿的描述,学生都很兴奋,因为服装和道具都是他们自己准备,而且看同学演戏特别有趣。
 
他说,筹备这活动并不难,因为学生制作的道具都很简单,例如用桌布当披风,用报纸做武器。最重要的是,当文学作品透过戏剧方式呈现出来,学生对剧中人物和情节会更有印象。
 
 
3.活动:环游世界
距离年终考试只有一个星期时间,很多学生依然抗拒英文写作,杨升睿于是想出了这个办法。他在这一天装扮成一个骑摩哆车走天涯的大卫森大叔,跟中一学生分享他浪迹天涯的故事。说完故事后,轮到学生展开旅程,他们需完成两篇作文,一篇是写信邀请朋友同行,另一篇是看图作文。
 
可是,学生如果没有亲自到过国外,他们要怎么去形容外国有什么好玩?关于这一点,杨升睿设想周到,他出动自己的平板电脑,让学生体验360度全景的虚拟之旅,假装自己身历其境,从中撷取写作灵感。为了奖励学生,杨升睿事前还用了3个晚上制作一个摩哆车立体模型,凡是完成任务的学生都可以跟模型合照。虽然有些学生最终还是无法完成任务,但杨升睿相信学生只要保持他们在这活动所体现的干劲,他们要在考试及格并非不可能。
 
 
4.活动:魔药课
这一天,杨升睿化身为魔药巫师,为学生上了一堂名为“希望与梦想”的魔药课。学生首先需思考自己的梦想是什么,接着用英文把答案写在工作表上,然后利用杨升睿提供的配方将梦想调制成魔药。
 
“老师,这堂课很难,我不知道要写什么。”
 
杨升睿发现,有些学生并没想过自己未来要干嘛,因为这活动才认真思考自己有什么梦想。与此同时,这活动也让老师有机会了解学生的心声,例如有学生便透露,他的愿望是父母不再吵架。
 
 
5.活动:密室逃脱
杨升睿说,这个密室逃脱游戏是学生玩得最起劲的一个活动,他将学校里空置的宿舍打造成1942年日本占领马来亚的情境,学生需在45分钟内解开难题,才能摆脱统治获得自由。
 
按照游戏设定,学生们被分成5个小组,每组代表一个家庭,各家庭的父亲会被送去修筑铁路,儿子则去上日语课。他们的命运系于其他家人手上,其他家人需在限时内解开3道难题,父亲和儿子才会得救。游戏期间,将军不时会出现;一旦将军现身,所有人都必须鞠躬和把答案藏起来,以免行迹败露。玩这个游戏的是中学一年级学生,当时距离国庆日不远。杨升睿说,这游戏不是要散播对日本的仇恨,而是要让学生知道国家独立的重要性。这45分钟虽然不可能完全还原历史,可是学生在经历过这个游戏之后,至少知道马来亚当时发生了什么事。
 

资讯链接

Copyright © 2019 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 (98702-V). All rights reserved.
◆版权所有◆不得转载

联络我们